行业纵横

您现在的位置:湛江市政协> 文史资料>> 行业纵横>>正文

湛江师院校史溯源(上)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邓杰昌

    “我校溯源流;书院建雷州,南国衣冠雄海甸,高山仰止峙斯楼,吾侪宜努力,莫等闲白了少年头。”这是1935年省立雷州师范校歌。研究湛江师范的历史,其前身可追溯到明代崇祯九年(1636年)在雷州府治(海康县)诞生的雷阳书院。这间书院在当时是规模较大,教学设备较齐全,师资、生员质量较高,教学效果较好,且是历史悠久的书院,受到教育界及有识之士的注目。光绪年间博得两广总督张之洞的赞扬和支持,把它和广州的广雅、粤秀、越华、羊城以及肇庆的端溪书院并列为广东六大书院。

    社会在变革,时代在前进,光绪29年(1903年)各省裁书院,设学堂,雷州知府陈武纯将雷阳书院改为雷阳中学堂(也有说是雷州中学堂),1913年又弃“堂”字,只称雷州中学,1926年更名为广东省立第十中学,1935年秋又将省立十中改名为广东省立雷州师范学校。师范教育受到重视,早在光绪三十年(1904年)雷阳中学堂已附设师范科一班,省立十中从1929年秋起加招高中师范科一班,1935年改名广东省立雷州师范学校就名副其实地成为雷州地区最主要的师范学校了。

    雷阳书院在各个时期的山长(院长)都是当时出群拔萃的名士,如乾隆年间顺德人进士陈振桂;原在端溪书院任教的菱湖吴延熙;嘉庆年间在雷阳书院任教的有雷州人进士、翰林院编修陈昌齐(号观楼);道光年间有雷州进士蔡宠,光绪年间有雷州举人号称广东才子的陈乔森等。雷州中学校校长有民国年间老同盟会员,中共老党员广东省党组织早期领导人谭平山。雷阳书院在培育雷州学子方面在历史上作出很大贡献,在书院受业的生员,先后有一批考中贡生、举人、进士。全国裁书院设学堂后,不少学生学贯中西,活跃于社会名流,有的成为粤西革命先驱。如省立十中学生遂溪人郑为之思想进步,早年参加革命,解放后出任驻丹麦、阿根廷等国大使。遂溪人郑星燕解放后任广东省党校校长。雷州师范学校学生黄其江任广东省高教局副局长。唐才猷任湖南军区副司令员。莫怀任湛江地区行政公署专员,陈其辉任湛江市委宣传部部长,肖汉辉任海康县长。还有著名学者宋锐,作家温莎等一大批人才。雷州师范为湛江地区民主革命事业、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培养了不少人才,作出重大贡献。

    关于湛江师范前身历史,因为年代久远,资料缺乏,笔者试图搜集各个时期的点滴资料,分段叙述。由于资料缺乏,定会挂一漏万,但抱着抛砖引玉的思想,希望引发更多名士提供更多资料,共同研究充实湛江师范的前身历史而不让它被遗忘,被湮没。本文及续篇,如有错误之处,请予指正。

参考资料:《湛江文史》(1994年第13辑),张景超、张众、来锐《海康教育史略》

 

(二)雷阳书院(1636—1902)

    书院之名始于唐,盛于宋,宋代书院之风大盛,书院在全国部分州府设立,是较高级别的教育场所。宋咸淳7年(1271年)海康知县陈大震在西湖建莱泉书院(在现雷州西湖寇公祠,因宋代宰相寇准贬雷时住于此,并饮用过祠内井水,寇相封过莱国公,为纪念寇公,此井立碑称莱泉,书院也借此命名)。明代改平湖书院,清代改浚元书院。雷州明代书院之风大兴。明正德11年办怀坡书院,嘉靖13年办崇文书院,万历30年办文会书院,崇祯9年(1636年)办雷阳书院。各书院互相学习,互相竞争,竞相发展,形成非常生动的局面。雷阳书院吸取众书院之所长,后来居上,成为雷州府的最高学府。雷阳书院名称的由来,据嘉庆24年雷阳书院碑曰:“历以郡名其额曰雷,尝考夫东方之气主雷,故易曰震为阳者向明之象,所谓太白在东方乘明而出阳是也。宜其瑰奇磊落之士生于其间,发为文章昌明博大,蒸蒸然士气日上。”冠以州名的“雷”字为顶头,雷主东方,从易经中解释属阳明之象,士生其间,有文章昌明博大,蒸蒸日上之意。遂称雷阳书院。后来人用雷阳两字泛指雷州,有雷阳印书馆,雷阳会馆等。雷阳书院于明崇祯9年由雷州知府朱敬衡创建于雷城西门外天宁寺的怀苏楼北边,后来因兵燹毁坏,至清代雍正8年(1730年),郡守叶思华从绅士之请迁于城内南边高树岭(即今广朝南路市人大地址)。雷阳书院内有较齐全的教室、书斋、礼殿、书室等设备,订有学规,采用集体讲学,个别钻研互相问答,聚众讲解等相结合的教育方法,仍然以研习四书五经为主,有时议论时政,气氛活跃。关于院长及学员的条件也有一些记载:“拔诸学之秀者聚处其中,延明经修行之儒为之长。”“书院选郡县之秀聚之一区,设之师曰山长。”“聚星岭之英华,才罗三属,挹花台之秀气乐育一堂。”书院从雷州三属(指海康、遂溪、徐闻三县)选拔优秀学子聚于院内学习。院长称山长,聘请学问渊博,品德优良的学者为师长。可查者有乾隆年间顺德进士出身的陈振桂当院长,在雷州天宁寺现还保留有他的名联墨宝。“名山自有名人至,古寺曾经古哲题。”后来又有曾在端溪书院任教的菱湖吴延熙来当山长。嘉庆年间在雷阳书院任教的有雷州进士、翰林院编修、著名学者陈昌齐(号观楼),他人穷志不穷,在科举场上,乾隆35年(1770年)中式举人,翌年再捷进士,进翰林院任编修,在三通馆参与《永乐大典》的勘校,在四库馆参与《四库全书》的编校,前后约二十年。《中国人名大辞典》关于他的著作列举了《经典释文附录》、《历代音韵流变考》、《楚辞音辨》以及《大戴礼》、《淮南子》、《荀子》、《管子》、《吕氏春秋》诸书正误八九种,这是已刊印的二、三十卷。陈昌齐是乾嘉年间考据、语言、文学的大师,又是精通天文、历史、医学、地理的科学家。距今200年前的他已精通三角几何,勾股弦定理。

    嘉庆15年(1810年)8月,他从浙江温州兵备道任上退休回来。他是1743年出生,这时已是67岁高龄。回乡后三县人士聘请他主持《雷州府志》的总纂工作。翌年嘉庆16年(1811年)府志编辑成书,共20卷10册。他又于当年接受聘请在雷阳书院任教。他论文课士,讲求实学,谆谆诲人的是以立品笃行为先。他为人刚直不阿,为官公正廉明,为学博而且精,出类拔萃,名高望重。他在雷阳书院任教期间编写《海康县志》。他任教至嘉庆20年(1815年),县志成书于嘉庆22年共八卷五册。这时他已达古稀之年72岁,又应两广总督阮元的邀请赴省负责《广东省通志》又称《阮通志》的总纂工作,并受聘在粤秀书院任教,直至嘉庆25年(1820年)8月通志成书,共334卷,他才解馆归里,回乡后也就在这年他因病逝世。他真是一息尚存、奉献不止的楷模。他的遗著《广东通志》、《雷州府志》、《海康县志》直至目前还是研究地方史的重要参考资料。(注1)道光年间雷州人,进士蔡宠,他是陈昌齐的女婿,曾任山东省即墨知县。道光九年(1829)卸职归故里,在雷阳书院任教,担任“主讲”。一生赋性耿介,为人正直,他教诲人们要自我反省,自己勉励自己。常对人讲:人苦于只知道有自己,而不知道还有别人。他谦恭退让,乐善好施,助人为乐。为了行慈为善,即使典当衣物也不感惋惜。他在文学方面撰写骈俪体文,内容深沉广博,词藻华丽,讲究对偶,写了许多绝丽佳作。他存世著作有《谱荔齐诗文集》。雷阳书院最后一届山长是郡人举人陈乔森。由于是最高学府,学子就学踊跃,“雷士之肄业于兹者,皆宁静不佻,勤学不息”,学风很好。

    雷阳书院历代知府都有修茸。最大规模修建是乾隆12年(1746年)雷州知府黄铮主持修建。当时处在政通人和,社会安定的大环境下,朝廷提出振兴文教,尊崇儒术,造育群材,以敬教劝学为第一义。黄铮上任不久,亲访书院,见书院规模不大,岁久倾圯,房屋残旧,遂同海遂徐三县知县商量修建,拓而新之。建课堂,建博文斋、约礼斋、礼贤馆、文昌殿、三层魁星阁、斋舍、厢房、厅堂等,还筑射圃起立箭亭,建醒心亭,筑围墙,种花木,叠台榭,凿池沼,砌假山等。这个时期的建设除了校舍的建筑,已注意到校园的绿化和美化,造就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有一篇雷阳书院文描写校园景观:“闲亭别圃,游然憩然,杂花疏竹,幽韵舒徐。碧涧清流,余情咏眺,亦何风雅之悉备。”这次修建全部费用二千余元,“先由绅士乐助,不足则与同人割俸以充”(不足则由知府与官员共同献捐工资补充)。图书缺乏,黄知府慷慨解囊,单独捐助,购二十一史、十三经及子集各书五千余卷,藏于博文斋,以资搜览。(注2)这次修建,雷民称赞不已,并久为流传。为了使学者修心养性,搞好学习风气,树立大书屏学规于院内,使学者触目警心,勇猛前进。

    学规条文(按照朱子白鹿洞学规)

    五纲之目

    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为学之序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辩之学行之

    修身之要

    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

    处事之要

    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接物之要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这些学规条文,由于时代局限,有少数属封建糟粕,如“君臣有义、夫妇有别”等,但许多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道德,值得借鉴学习。其学习方法也是古人积累的经验包含有科学道理,总之我们要弃其糟粕,取其精华。

    注1:宋锐《擎雷集》,人物篇

注2:《黄铮新建雷阳书院记》、《海康县续志》卷43,金石。

 

(三)雷阳书院(1636—1902)

    雷阳书院在乾隆年间重修后已具有一定规模。嘉庆、道光年间各任知府又进一步修缮,并建立健全一些规章制度。关于经费来源,根据一些资料分析从下列方面筹集:1、从没收归公拨给书院的田产。2、州府将某项税款拨给书院。3、热心教育事业绅士捐赠田产。4、官员及绅士赞助现金。嘉庆年间书院膏火费每年共谷一千另三十六担,每担折银一两,共收一千另三十六两。院长修脯钱(工薪)每月一百六十千文(来往夫费在院内备送),司事(职员)修脯钱四十千文。正课生每月膏火费(助学金)八百文,附课生每月六百文。书院分官课与师课,官课要求特别严,正课、附课生每官课一次不到者扣一月膏火金。二次不到扣二个月膏火金。三次不到,除名不准在校肆业。正、附课生官课考试取得前三名,给予花红,以示奖励。凡官课师课取得前五名,年终誊清汇齐,送府校阅,择其优者付印,以示奖励。关于考试也有一些规定防止作弊抄袭。如考试命题作文及写诗规定:“总须自出心裁,不许代倩抄袭,如有雷同之卷,扣一月膏火金。考卷由司事准备试卷,盖号填簿散给,卷面不准写姓名,发榜时由司事取号簿填发,以杜情弊。”

    关于财经管理也做了一些规定,防止贪污挪用侵吞公款。书院膏火费,官方不得经管。由全郡绅士,每年冬月公举殷实司事一名经理,收到租钱存当铺,造具清册二本,一本交府备案,一本存司事处,随时禀请支发。次年院内开支,核实数目,如有情弊,查出提究。司事满年交换,不得连任,恐久生弊。俾使官民均不得侵蚀公款。书院纪律也逐步健全:“士贵端品,书院作为作育人材之地,凡包揽诉讼,集赌宿娼,照例究办。如有联名结保干预公事者除名不准在院肆业(封建社会教育,以此约束学员思想不准干预社会公事)。倘有孝义可风者,查明倍给膏火。大比之年(逢科举考试)如在书院肆业中式者,给贺礼钱五千文。”各个时期也不断充实图书,健全管理制度。(注1)

    清光绪年间雷阳书院山长,聘请本郡名人陈乔森担任。陈乔森(1832—1905)字一山,号逸山,原籍遂溪县,后迁雷州城东门外居住。咸丰11年(1861)举人,户部主事。工诗善画,尤擅长绘画芦蟹,被称为雷州才子,《中国美术家辞典》有文介绍,他每画完一幅画,辄题诗其上,如画蟹题诗曰:“白酒黄花节,清秋明月天,无钱买紫蟹,画出亦唾涎。”他书法一流,墨迹遍布雷州名胜古迹。赤坎“雷阳会馆”的匾额及门联、湖光岩“楞严寺”的门额都是他的手书。他撰并书遂溪古城隍庙的那幅对联曰:“那班差役都是鬼,这个衙门不要钱。”不仅书法精工,且可看到其含意深刻的措辞,表面上称颂城隍秉公无私,而实际是讽刺人间官吏贪赃枉法,很有告诫和教育意义,令人赞叹不已。雷州市博物馆收藏有他的书画四十多幅,他的著作有《海客诗文杂存》、《亭榕宅诗抄》传世。他广交社会名流,他与湘军将领彭玉磷、湖北大书法家杨守敬、海南名儒潘存友善。为两广总督张之洞和广东巡抚许振讳等所器重。

    光绪年间,乔森主讲雷阳书院,张之洞任两广总督,考虑到雷阳书院筹资困难,于光绪十五年决定将海安厘局(税局)从蔗糖税款中每年拨一千银元给雷阳书院为经费。还根据雷阳书院所具备的规模、资质,提升为与广州的广雅、粤秀、越华、羊城,肇庆的端溪等书院并列为广东省六大书院。从此雷阳书院声望大大提高。乔森主讲雷阳书院近30年,从学者数百人,州中士子得其培养莫不斐然成材。在办学方面从他为雷阳书院题写的三幅楹联可看到他的办学主张和教学思想。一联曰:

士气云蒸,伫听雷声从地起;

文澜海涌,行看湖水一时平。

    此联以苏东坡“西湖平,状元生”之纤语为据,对学员寄予殷切的期望。

    又一联:

    守道重醇儒,经师人师,文运宏开钦北斗;

    立名遵先哲,言教身教,士风不变式南邦。

    此联主张为人师表,要言教身教。

    特别是光绪29年(1903年),书院改名雷阳中学堂,提倡新学,他继续担任学堂领导,山长改为总教习。他虽是科举出身,但思想并不保守,头脑清醒,与时俱进,适应新时代要求,撰了下面一联。

    雷厉风行,春夏秋冬官,有猷有为都非异学。

    阳开阴合,东西南北圣,此心此理俨若同堂。

    此联巧妙地以雷阳两字为顶头,以学堂二字为结末嵌入联内。此联更加明显地表达出当年他在雷阳中学堂,敏锐地贯施新学的主导思想,批判认为新学是异学的陈旧保守思想。旗帜鲜明地主张中西并蓄,旧学为体,新学为用的方针。(注2)

注1:〖HTK〗嘉庆24年《知府王文宛雷阳书院记》、《海康县续志》艺文。

注2:〖HTK〗《雷州古今楹联选》,蒙古人民出版社1998年。

 

(四)雷阳中学堂(1903-1912)

    鸦片战争失败后,传统的封建教育的落后性日益暴露,清政府在朝野的舆论压力之下,不得不“谕立停科举以广学校”。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雷州知府陈武纯将雷阳书院改为雷阳中学堂,并扩建教室、宿舍,增建礼堂、操场。置经史及中外政治和生活技艺等书籍数千卷,照省学堂的学制分为预备斋学习二年,毕业后升正斋,学习年限也是二年,学生入学年龄规定十六岁以上至二十岁以下。这一学制同《钦定学堂章程》完全一致。取生除年龄条件外,还规定:“曾读经史,体质壮实、文理通明,身家清白,并无坏习气、嗜好、疾病等弊,方为合格。”课程设置,因全国尚未统一,也仿照省学堂。计开设:一、四书、五经、纲常大义;二、中外史鉴;三、中外政治;四、中外舆地;五、中国文学、中国语;六、外国语;七、算术、测绘;八、格致(物理、化学、生物等);九、图画、体操等九项。课时安排也较特别,平时没有安排自习课,课外学习由学生自己掌握,教学以钟点规定科目课时,中学堂一周授课36个钟点,学制四年。教学内容的设置,充分体现了张之洞、张百熙等提倡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教育思想。(注1)

    学堂的设立,学制的变革是教育史上的大事,它承先启后,又融进西方某些新鲜内容,为以后的教育发展起到很好的参照作用。光绪29年(1903年)颁布的《学务纲要》中就明确规定:“端正倾向,造就通才,为新学之旨。”这就是学堂总的教学目的。它把“以启其人生应有之知识,立其明伦理、爱国家之根本,并调护儿童身体,令其发展为宗旨,以识字之民日多为成效”作为指导思想,这是小学堂办学宗旨。高等小学堂以招收初等小学堂毕业生为原则,办学宗旨是:“以培养国民之善性扩充国民之知识,强壮国民之身体为宗旨;以童年皆知作人正理,皆有谋生之计虑为成效。”中等学堂“以招收高等小学堂毕业生为原则。办学以俾毕业后不仕者从事各项实业,进取者升入高等专门学堂均有根底为宗旨。”这些新学制既注意培养学生爱国主义热情,良好道德品质,提高知识水平,又注意学生体质锻炼,审美能力培养。说明当时已注意到德、智、体、美的全面培养。比只注意道德伦理、文学知识的封建教育,其进步性是非常明显的。(注2)

    在师资方面,当时比较重视挑选教师,要求必经过师范教育。雷阳中学堂在建立后的第二年,1904年就附设师范科一班,这是广东省地区性的学堂设立师范科较早的学堂,至2004年已有一百周年。

    注1:陈允偕《雷州师范校史鳞爪》

    注2:《湛江文史》第十三辑。

 

(五)雷州中学校(1913-1925)

    雷阳中学堂1913的改名为雷州中学校,当时这所学校是三雷人才荟萃的地方。校长、教师不是清末科举出身的社会名流,便是北京大学、省高等师范学堂的毕业生担任。当时来该校任教的有后来全国闻名的政治家、学者谭平山。谭平山高明县人,1908年考入广东省最高学府——两广优级师范学校学习。1909年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开始投身于反对清朝政府的宣传活动。1910年于两广优级师范毕业到雷州半岛的雷阳中学堂当数理化教员。据学生的回忆,他讲课清晰,富有条理,表达生动,学生听后能掌握要点,甚受学生欢迎。他在教学的同时积极开展反对清政府的宣传活动。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暴发,广东宣布独立,1912年1月孙中山出任临时总统,宣告中华民国成立,南京成立临时参议院,各省纷纷成立临时省议会,谭平山在雷州被推选为全省96个代议士之一,参加广东省临时议会的活动。

    1913年雷阳学堂改名为雷州中学校,谭平山任校长,1916年他调到阳江中学任教。1917年考入北京大学,1919年参加“五四”运动,成为“五四”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任中共广东支部书记,是广东地方党组织的主要创建者,在党的“五大”会议上被选进中央政治局,1923年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协助孙中山先生,参加国民党改组工作,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委常委、组织部长、农民部长。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监察委员会主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和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副主席,1956年在北京病逝。谭平山的一生非常坎坷,但他“为党为国,奋斗终生”、“赤诚爱国,奋斗一生”。 这是对他的终身评价(注)

    他是到雷州半岛任教,后来担任最高级别的领导人,也是最值得尊敬的领导。湛江师院于2004年庆祝100年师范之际,在校园内,为他立铜像供人瞻仰。

    注:选自中共广东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谭平山研究史料》,广东省人民出版社出版,1986年1月

 

(六)广东省立第十中学(1926—1934)

    雷州中学于1926年改名为广东省立第十中学,1929年秋起加招高中师范科一班,这是第二次办师范专业班了。

    早在1928年前后,“五四”运动的新思想,新文化已在省立十中大量传播;新文化运动作家胡云翼(出版过《西冷桥畔》、《宋词选》等作品)来到省立十中当教师,他给学生们讲新文艺,介绍新文学作品,学生们积极阅读陈独秀、瞿秋白、鲁迅、郭沫若、蒋光赤、吴虞等人的著作以及左翼作家联盟的“左翼文学”、“普罗文学”(即无产阶级文学)等进步报刊和小说。他指导学生反对八股文,提倡白话文,出墙报,办校刊。在进步教师的指引下,学生对国民党政府屠杀人民,投靠和勾结帝国主义深为不满。对国民党政府限制、禁止和剥夺学生思想、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则采取不同方式不断地进行斗争。在一次罢课学潮中郑为之(遂溪县人)被学校开除。

    1929年郑为之为了寻求革命真理,到上海学习,九一八事变前后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他同海康进步青年何仕榜、何仕梅等成立雷州旅沪同学会,团结雷州旅沪的进步同学加入我党组织的“上海各界民众抗日救国会”为会员,在上海宣传发动群众,举行示威游行。1931年7月何仕榜任中共上海法南区马浪支部书记,郑为之任支部宣传委员。郑为之后来又同十中同学郑星燕奔赴延安参加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9年转党中央主办的马列主义学院学习。郑星燕在学院学习结束后,学院决定把他升入马列学院研究室搞研究工作。1941年中央宣传部又通知聘请他为中央机关干部马列主义第一研究会学习指导员,负责讲课及解答学习上疑难问题。后来他俩调赴敌后工作,继续革命直至解放。郑星燕任中共广东省委党校校长。郑为之先后任丹麦、阿根廷等国大使。

    省立十中另一名教师陈景芬(1887—1941)海康北坡村人,清朝末年的贡生,曾在雷阳中学堂学习,毕业后,到广州的法政学堂攻读,一度担任防城县的专审员,1933—1935年间在省十中充当国文科教员并兼任《雷州国民日报》副刊的编辑工作。当时,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的兽蹄蹂躏东北各省,民族危亡关头,景芬虽然年老,却与青年学生一样同仇敌忾,义愤填膺,他主持副刊编辑,凡以抗日为题材的文学作品,皆受欢迎。对激发民族意识,奋起抗日,在学生及群众中都有过一定的影响。民国十九年(1920)海康县进行编修《海康县续志》,由拨贡梁成久负责总编,他编写了13年,还未完成就逝世了。1937年县绅士推荐陈景芬为续纂,才完成这部43卷、32册的巨著,印刷发行。

    1934年下半年学生黄其江、陈其辉、唐才猷、王文劭等在十中组织一个读书会,邓麟彰、陈兆荣、黄彪、宋锐等二、三十人参加,读高尔基、鲁迅、矛盾、丁玲、郭沫若等人的文艺作品和马列主义理论。为了宣传爱国主义和反封建的民主思想,读书会部分成员还用各种各样的笔名投稿,把《雷州民国日报》的副刊“包办”了。他们写小说、诗歌、散文,作品内容讲抗日救国的道理和故事,激发人民抗日情绪。写稿得来的稿费,由读书会再往上海租界购买进步书刊,轮流阅读。

    1935年初新任的雷师校长吴炳宋稍具抗日民主思想,对学生的抗日救国运动采取同情和支持的态度。因而学校学生抗日救国的活动又活跃起来。但学校的训育主任、军事教官仍是禁锢学生思想,不允许学生有抗日救国活动的自由。

    1935年3月29日,海康县城各界在体育场召开“黄花岗烈士殉难纪念日”,当时国民党党部头子池天璜发表演说:要禁止青年学生读进步书刊,反对学生搞抗日救国活动,且为国民党消极抗日辩护。读书会骨干陈其辉,以学生代表身份走上讲台,揭露国民党对日采取不抵抗主义,丧权辱国,并揭露海康官吏贪污腐败的事实。他的发言大长了学生的志气,大灭了池天璜的威风。事后他恼羞成怒,妄图勾结国民党驻军营长张光鼎搜查学校,逮捕学生。后来学校当局认为学生发言,从爱国出发,语言虽激烈但不违法,托词期终考试在即,如果搜查学校,将产生严重后果,以此为由,反复疏通,此事才做罢。学期一结束,陈其辉就被迫离开学校。后陈其辉等同学转到广州江村师范读书。(注3)

注1:郑星燕:《进入延安马列学校马列导航奋斗终生》,遂溪《革命斗争故事集》,2001年。

注2:邓柏:《旧事今话》,《海康文史》,1987年2期。

注3:洪毓清(洪元):《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海康文史》1984第2期

 

 

(七)广东省立雷州师范(1)(1935—1942)

    1935年省教厅为了培训师范人才,将省立十中改为省立雷州师范学校,厅长黄麟书来海康视察时还亲为雷师题写校名。当时改校的做法是稳妥的,先将高中一级升高二的那个班改为高中师范二年级。再从1935的秋季起高中改招高中师范班新生,初中三个班当时还未改。初中班从1936年夏起每届毕业后,才逐年招收四年制简易师范班学生。附属小学,1932年十中已设立附属小学五、六级两个班,改名后继续办。至1938年下半年全校便设有高中师范三个班,简易师范三个班,附小二个班,共八个班,全校师生员工共四百多人。在当时它是雷州三县所有中等学校规模较大,教学设备较好,并设有高师和简师培养师范人材的省立学校,远近青年学生慕名而来投考的特多,它不愧是雷州半岛的最高学府。(注1)

    改名为雷师后,正遇国难当头,学生学习风气非常好,除了学好功课外,争读进步书刊,图书馆常常座无虚席,学生关心国家大事,积极参加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学校除成立学生自治会外,学生还自发成立读书会。学校中田径、足、篮、排球等体育活动也很活跃,学校还举办作文比赛、演讲比赛等。

    1935年12月9日北平学生抗日救亡运动,对雷州学生运动推动很大,为响应一二九运动,雷师学生参加全城学生开展反内战,反饥饿,抗日救国示威游行,并进行抵制日货,将查获商店出售的日货,用煤油燃烧,抗日救国的声势从此更加壮大。1936年学生要求读进步书刊也普遍起来。上海发行的《读书生活》、《大众哲学》、《世界知识》、《大众生活》、《政治经济学》等进步书刊是学生的主要读物。进步学生读书会继续发展壮大,早期读书会学生骨干有黄其江、唐才猷;陈其辉、王文劭、邓麟彰、莫怀、陈兆荣、曾锡驹等,后来有唐勤、肖汉辉、黄其炜、唐庆时、邓其敏等。当时要读进步书刊不容易,有购书难问题,要汇款去大城市才能购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学生读书会合资为成本,开设“雷州图书供应社”,地点在雷城内广朝南路现邮局对面,靠近雷师、海中两间大学校。为方便购买进步书刊,开设代理学生购买和预定书刊业务。选原雷师进步学生王文劭为图书社经理。供应社出售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毛主席的《论持久战》、《新阶段》,售《政治经济学》……等书,还协助订阅重庆出版的新华日报。进步学生唐才猷、曾锡驹、王文劭等,以雷师为阵地创办《风云》杂志,宣传革命道理,也促进了学习。参加读书会的同学,通过学习认识社会发展规律,坚信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而且学生对蒋介石在“一二九”后仍执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深恶痛绝。他们知道红军长征到陕北,发表“八一宣言”,号召停止内战,实行国共合作,共同抗日,获得很大鼓舞。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雷师许多进步同学迫切希望加入共产党,投入抗日救国战斗中。但当时找党组织不容易,因为自从1928年大革命失败后,雷州半岛的党组织已不存在。1936年雷师学生黄其江、唐才猷、邓麟彰、谢兆绣、沈汉英、黄彪等共同研究去找党组织。由唐才猷(原海康县吴村人)回家将妻子及二嫂的金链、金镯、金戒指全拿出来换成港币献出来做为路费,分头去香港寻找党组织,但没有找到,后又派人去广西找,也落空。1936年下半年至1937年初,雷师学生黄其江、陈其辉、沈汉英、陈兆荣等十几人到广州江村师范读书。他们在党员教师刘秉均指导下组织读书会,参加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投身革命运动。黄其江、陈其辉两人如愿以偿地被吸收入党。后来他俩又介绍沈汉英、陈兆荣等人入党。(注2)

    注1:肖汉辉:《纪念雷师建党五十周年》,《海康文史》1989,总第十一期。

    注2:洪毓清(即洪元):《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海康文史》1984第2期。陈其辉:《回顾雷州青年抗日民主运动》,《湛江文史特辑》

 

(八)省立雷州师范(2)(1935—1942)

    省立雷师当时有学生自治会,自治会许多骨干都是进步学生,自治会出版期刊,宣传抗日救国。雷州市博物馆收藏有《雷师期刊》二本,都是民国25年(即1936年)出版。这是原雷师学生革命烈士欧汝颖的遗物,是他的遗属赠给博物馆革命史纪念室的。这二期《雷师期刊》是由学生自治会组稿,编辑,印发,内容相当丰富,有发刊词、论文、散文、随笔、诗歌、小说、戏剧、校闻、会闻等,具有一定水平。其中有陈其辉、黄其江、唐才猷、曾锡驹、王文劭、邓麟彰、洪志敏、温国英(即温莎)的文章。许多文章思想性很强,充满爱国救亡思想,这是研究当时学生思想动态及学生成长过程的好资料。也反映出当时的雷师学生具有相当强的独立工作能力。

    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妄图一口吞并中国,激起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共同抗日,雷师学生王文劭、肖汉辉、唐勤、唐庆时等十多位同学便利用暑假组织宣传队深入城乡进行抗日救国宣传。1938年4月雷师学生和海康青年学生共同组织“海康青年抗敌同志会(简称青抗会)”,雷师当时有二百多名学生参加。在七、八月间,肖汉辉、王文劭、唐勤、唐庆时、邓其敏、唐庆运等又参加青抗会组织的抗日救国宣传队,下乡宣传一个月,宣传方式有雷歌剧,如《巾帼英雄》;锣鼓剧;雷歌对唱;话剧如《可怜的乞丐》、《怒吼》、《火焰》等,场间加播音乐《全国总动员》、《义勇军进行曲》、《松花江上》等,宣传队到客路、唐家、乌石、调风……等十二个圩镇宣传,除了雇二名民工挑道具外,队员全部自带行李步行出发。晚上演剧宣传,白天写标语,绘墙画,分组在街头宣传,发动群众捐献,支援前线。所到之处,深受欢迎,热闹非常,演出效果很好,激发了群众抗日救国情绪,客路镇送给宣传队的锦旗是“笑骂歌哭都是救国宣传”,乌石镇群众赠的是:“毁家纾难,义不容辞”。演出过程出现许多生动感人的场面。参加演出的同学也受到一次教育,更加坚定自己抗日救国的意志。(注)

    注:翁继璜:《海康青抗会在抗战时期宣传活动》,《海康文史》1987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