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古迹

您现在的位置:湛江市政协> 文史资料>> 文物古迹>>正文

独领风骚的异域鎏金器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陈  成

    1984年9月我县遂城镇边湾村窖藏出土的南朝〈公元420—589年〉的鎏金器,是一件异域之作。经国家文物专家组鉴定,被确认为一级文物。现珍藏在遂溪县博物馆。伴随着这件文物出土的还有波斯银币、金银镯、金指环等。

    该鎏金器高7.2厘米,腹围27.5厘米,口径8.4厘米,重量146.3克。口部明显内敛,深腹孤壁,圆尖底,形如圆窝。錾刻工艺精湛,装饰技法讲究,在有限的弧壁表面,自口沿至底部錾刻着各种纹饰。近口沿处一周栅纹,其下为一周忍冬花纹,中腹部一周7个图案,分别饰飞仙、飞凤、鱼、乌及3朵金莲纹,均以忍冬花为辅助纹饰。下腹部亦饰一周忍冬花纹。底部饰蒲公英花纹。艺匠们为了突出主题纹饰的表现力,将主题与辅助纹饰用双线条相间隔。从鎏金器的整体装饰画面来观赏,我们可以从中发现那种对画面严密构思和编排的纯熟技巧。巧妙的画面布局,把丰富的装饰图案表现得疏密有序,繁而不乱,令人为之惊叹。尤其值得赞赏的是对主题纹饰的处理工艺则更是使其充满灵气与动感。如飞仙图案,工匠们就发挥了充分的想象力,将其描绘成人首凤体。飞仙头戴花冠,身披凤羽,双翅对称向上弯曲,份佛是一位在花丛中轻盈飘舞的仙子,面露微笑,是人们心目中所祈求的祥瑞和幸福的象征。又如鱼纹,其錾刻纹饰线条工整自然,鲜活生动。特别是那3朵盛开的金莲,叶芳争艳,高昂着花冠在徐徐的和风中轻舒腰枝翩然起舞,尽情畅快地挥洒那漾溢着激情的青春活力。这一画面隐喻出人们强烈渴求生命永存的美好愿望,取得了内容与形式和谐统一而精美脱俗的艺术效果,进而充分显示出南朝时期西亚阿拉伯地区艺匠们在制金錾刻技术上的高超造诣。鎏金器是—件罕见的叙述异国风情的艺术珍品。

    关于这件鎏金器的用途问题。以前有很多不同的说法。这里说它是西亚阿拉伯地区的一种敬神盛水礼器,即是向众生灵布施圣水之器皿,应该是比较适合的。总之,该鎏金器的出土,使我们开阔了眼界,不仅为我们带来了西亚文化高雅的艺术享受,还为我们了解1000多年前西亚阿拉伯地区手工艺术及宗教信仰等方面的文化,提供了有证可考的宝贵实物资料。也成为我国南朝时与西亚地区各国人民进行广泛友好交流的历史见证。

(作者单位:遂溪县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