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古迹

您现在的位置:湛江市政协> 文史资料>> 文物古迹>>正文

雷州湾双溪港也是“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刘佐泉

    “海上丝绸之路”是沟通中国和西方的古航道而言,和“陆上丝绸之路”可比。

    “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标志着古代中国的西汉王朝事业进入了一个飞跃阶段。这是在航海业发达、丝绸货源充盈、远方人们迫切需要这三个条件上的基础上实现的。

    元鼎六年(公元前l11年),汉武帝削平南越后,将其分为九郡,就以徐闻、合浦为起点,开辟了远渡重洋的“海上丝绸之路”。经印度南端的黄支国(康契普拉姆)。到达己程不国(今斯里兰卡),历时28个月,航程五六万里的此次皇家远洋首航,遂被记录在《汉书·地理志》第八下:

    粤地……处海,多犀象、玳瑁、银、铜、果、布之凑,中国往商贾者多取富焉。番禺,其一都会也。自合浦、徐闻南入海,得大州,东南西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略以为儋耳、珠  郡……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可五月,有都元国;又船行可四月,有邑庐没国。自夫甘都庐国船行可二月余,有黄支国,民俗略与珠〓相类。其州广大,户口多,多异物,自武帝以来皆献见。有译长,属黄门,与应募者俱入海市明珠、璧琉璃、奇石、异物,齑黄金、杂缯。而往,所至国皆廪食为耦,蛮夷贾般,转送致之。亦利交易,剽杀人,又苦逢风溺死,不者数年来还。大珠至围二寸以下。平帝元始中,王莽辅政,欲耀威德,厚遣黄支王,令遣使献生犀牛,自黄支船行可八月,到皮宗;船行可二月,到日南象林界云,黄支之南,有已程不国,汉之译使自此还矣。

    缪荃荪辑《舆地纪胜》中引《元和郡县图志》称:

    [岭南道·雷州]徐闻县。本汉旧县也,属合浦郡。其县与南崖州澄迈县对岸,相去约一百里。汉置左右侯官在县南七里,积货于此,备其所求,与交易有利,故谚曰:“欲拨贫,诣徐闻。”

    据此,汉徐闻县治在哪儿,汉徐闻港就在那儿。

    徐闻县名的最早记载是《汉书·地理志》:“合浦郡,武帝元鼎六年开。县五:徐闻、高凉、合浦、临允、朱卢。”汉徐闻县所辖之地是整个雷州半岛,所以阮元《广东通志·郡县沿革表四》说:“齐康郡,今雷州府,即汉之徐闻县地也。”明嘉靖莆田姚虞《岭海舆图·雷州府图序》的起句便有“雷州府,汉置徐闻县”的记载。这个徐闻县的治所,也就是合浦郡的郡治。与姚虞同年代的香山黄佐在《广东通志·古迹》中写得更具体:“汉徐闻县旧址,即今雷州府署。”这个府署的遗址,就在今之雷州市雷城镇。

    “徐闻”之得名,有何依据?纵观古今舆地志乘,论者不一,见解不同,而综合起来,主要有:

    一、徐闻迫海,人望徐闻狂涛之声。 有人认为徐闻县城濒临大海,惊涛骇浪,震声撼云天,老百姓畏泛滥成灾,咸望徐闻其声,故曰“徐闻”。宣统三年(1911),王辅之修《徐闻县志》便认为,“徐闻县城近海,涛声震天,徐徐而闻,此为徐闻得名之缘由”。比王辅之更早一些的杭州梁绍壬(道光举人),在《两般秋雨庵随笔》卷七关于“雷州徐闻县”的得名,也有类似的记述:“其始,县城逼近海濡,每潮汛汹涌,闻者震恐;后徒筑县城,居民喜曰:海边潮至,庶徐徐闻乎!”这跟王辅之的说法大同小异,只不过王氏之说简略,而绍壬则较为具体罢了。其实,王辅之与梁绍壬的见解不自他们始,他们不过沿袭顺治进士、遂溪洪泮洙的说法。洪氏在康熙十二年(1673年)亲手编纂的《雷州府志·沿革序》中关于雷州三县之一的徐闻县得名缘由便有“徐闻迫海,涛声震荡,曰:是安得其徐徐而闻乎”的解释。从洪泮洙到王辅之,有清一代的方志学家大都认为徐闻之得名,乃由于“县治近海”。县城“近海”,汉徐闻县治故址在今之雷州市雷城镇。这,怎么说呢?一、汉代始置的徐闻县治,其旧址既在雷州市雷城镇,其得名便应据此而论;二、雷州市雷城镇位于南渡河口,东临太平洋,不过10里,且今之洋田万顷,乃汉之汪洋泽国,城之东隅即大海,狂涛猛浪,朝来夕至。设若飓潮肆虐,庐舍丘墟,人畜伤亡,老百姓之怵目惊心,可以想像。由于“涛声震荡”,遂其“徐徐而闻”。

    二、汉之德威,徐徐其闻。  在洪泮洙提出“徐闻迫海,涛声震荡”而得名的同时,老一辈雷州人辗转流传了另一说法。他们认为汉置徐闻县以为合浦郡治之时,伏波将军路博德深感雷州半岛这地方乃荒烟瘴月之乡,蛮夷杂处之地,天之涯而海之角,长安至此不知其几千万里,汉之德威徐徐始乃,故立县之日工资,名以“徐闻”。这跟《汉书·武帝纪》所记载: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武帝东游“至左邑桐乡,闻南越破”而“以为‘闻喜县’;翌年“春,至汲中新乡,得吕嘉首”而“以为‘获嘉县’”的情况是类似的,汉置徐闻者,以其僻处南荒,于汉之德威,徐徐始得其闻也。①

    三、徐闻者,壮语“河口”也。  雷州半岛古为汉与黎、瑶、壮、寮、侗、苗等少数民族杂处之地,而南渡河以北,多为壮族世居。“徐闻”的语言为chi wen,而古音则为“查扪”(ca mung)。“查扪”者,壮语也,其义为“河口”,意谓汉徐闻县治的地址位于南渡河的出海口。考古学家认为雷州市的万顷洋田,古为汪洋大海,而南渡河则形成于5000年以前。今之河口双溪“(即南渡河与花桥河),距离雷城十多公里,而秦汉时期的河口也许离城不远。北宋丞相寇准贬谪至雷州,按地图而大惊其少年所吟”到海只十里,过山应万重”之句为诗谮,可作佐证。②

    汉军交通以船为主,徐闻县地又是合浦郡治当为海军基地、汉军南渡海南港口,故汉代海上外贸使团由此发船,非重要都会,是重要港口,地当今雷州市。雷州市海岸传说有“马留”入村,是马援征交趾的驻军后代,可知东汉也以雷州市为据点,即沿用西汉徐闻港为驻军地区。今仍有伏波庙址。

    雷州湾,在雷州半岛东部,是雷州半岛最大的天然海湾。东北分别为硇洲岛和东海岛环抱,北与广州湾(今湛江港)通,南达今徐闻县外罗口,西绕雷州半岛南端进入北部湾。雷州湾域广水深,海域总面积900平方公里,水深8—28米。潮间带面积达88.6平方公里,滩涂广阔。③还有从遂溪发源,全长97.2公里,宽31.3米,流域面积1444平方公里,纵贯雷州半岛的唯一大河——南渡河注入,河海交汇。故雷州湾东北水路可接番禺和鉴江出海口的高凉郡;西南可接郁林郡南下雷州半岛的旱路,素称“峤服尽域,溟海滨忻,浩淼前临,清淑内溢”的“岭南外户”,与今徐闻港口的锦囊、海安同属“舟航利涉”的要津。故至少在汉代,雷州湾已成为舟揖蚁集、商贾辐揍的港口区了。

    古徐闻港在雷州湾的双溪口,又名双溪港。以地处南渡河和花桥河(古称“曹家溪”)汇合出海口得名。河口长5000米,最宽处2000米,最窄l000米,面积7.8平方公里。航道一般水深3——6米,最深处13.6米。嘉庆《海康县志》载“海潮至此分为两道,一达南渡,一达下坡渡。”双溪港一直是雷城海上进出的咽喉以及雷州半岛水陆交通枢纽。从双溪港出,进入雷州湾,“风帆顺易,南出琼崖,东通闽浙”;自双溪港入,直通雷城,并可深入雷州半岛腹地的南渡河中上游及花桥河。清嘉庆《雷州府志》载:双溪港“虽系内港,而东通大海,为商船入雷之门户”。明以前,双溪港称南浦津埠,明万历《雷州府志》载:“南浦津埠,县南二十里。自闽、广、高、琼至此泊舟,乃通郡城。”清郝玉麟《广东通志·海康县关隘》把它列为海康县六个要隘之一。清代至民国期间,双溪港贸易发达,常有船只往返于香港、澳门、广州、江门、海口、北海等地。

    据调查:雷州市白沙镇水美村周边的一段古丝绸之路——水路连通的交通要道,详细情况如下:

    在水美村东北一里多远的铜鼓仕坡(水美村与北坑村之间)有一条交通要道,由水美村尾城坑与铜鼓仕坡交界处(原码头)向东北延伸,经现奋勇农场、客路与遂溪、湛江以上的腹地交通要道相连通。……道路早已作废,但是荒坡仍遗留下一段古辙,即距铜鼓仕坡的尽头(原码头)几百米远处,仍有左右两段长几百米、宽约3米、深1米多的古道痕迹,水美村民称之为牛路。……

    在这段古水陆交通的要道的连接处,即铜鼓仕坡上的陆路与尾城坑的南渡河支流的相切处有一个码头.这个码头的见证有:

    (一)平台广阔。在这古码头的地方,现为一片广阔平坦的坡地,它是古代南来北往的船车运载的货物装卸的场所。从这个场所的面积看,当时码头的规模是较大的。

    (二)码头的泊位多。在这个古码头的西侧是水美村的坑尾湾坑:在靠近这个码头的地方于上世纪五十年代还是深水蒲草田,在古代这片深水蒲草田的地方,就是深水河湾,也是往来船舶停泊的地方。这个河湾范围较广,说明当时船的泊位较多。

(三)码头有古庙。在这个码头的平台——平坦坡地的中间有一座古庙,传说它是白马庙。这座古庙现在只见残基隐蔽在一块树木荆棘从中……

    水美村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兴修水利时,村民在这个码头附近开挖沟掘出一些陶瓷盆碗、船缆和船板等遗物。④

    双溪港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决定了它成为古徐闻汉军海军基地,南渡海南海口和“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双溪炮台可作为佐证。

    双溪炮台现存有砖石结构的炮台遗址一座,整个炮台呈立体梯形,东面呈弧形,台门朝西。座落于双溪港旁,占地面积约600平方米。其中底长、宽各24米,高6.65米,台墙厚1.2米。台基高3米,以玄武岩石砌成,其余部位均砌以大砖。台内有炮位22个,有营房遗址12间。除营房坍塌外,整个炮台遗址保存基本完好。⑤《广东舆图》载:“双溪港,在城东南二十里,有双溪炮台分兵附守”。康熙《海康县志》载:“双溪炮台,周周一十八丈,高一丈六尺,瓦房三间,茅竹瓦房十六间,有右营把总一员驻防,并设有一号六橹船一只”。

    在汉代为“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的雷州湾双溪港,历经隋唐宋元1000多年之沧桑巨变,而外贸活动的记载仅只言片语,语焉不详。然而,我们仍可从方志中有关河海交通的记载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为佐证。如明万历《雷州府志·地理志·山川》”云:“博袍山(雷州市雷城镇西南),高十五丈,盘围八里。故老传云:昔番船夜泊,见山石岩中有神光射天,仍舣舟寻访,闻有人声,就而不见。番商告乡人立词把之,名射光岩,方广四丈许。”“横山江(遂溪县西),发源广西,出横山堡,流至本县,西极乐民千户所,昔人欲通此水以至南渡,后竟议罢。”

    这两则记载虽出自明志,但明代已实行海禁,尽罢沿海市舶,文中用“故老传云”“昔番船”“番商”等措词,应为唐宋以前之事。古代横山江可能与南渡河上游相通,后淤塞,故有。疏通之议。今南渡河上游发源于遂溪县河头镇的坡仔,与乐民河上游几乎相接;而南渡河上游在遂溪交界处的田头圩河段20世纪40年代还可以行船,附近坡边,1954年曾发现古代船板,疏通横山江与南渡河连接起来,主要是为了航运,而且主要是为对外贸易的航运。这正如秦代开通灵渠,使湘水与漓江相接的作用一样。疏通横山江与南渡河相接,使从北部湾来的番舶可从西部的乐民河和横山江直航双溪港而不必绕过琼州海峡,大大缩短了航程。⑥番禺的海上贸易,并非始于秦汉时期,早在先秦时已经有了海外贸易活动。因此,番禺在汉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地位和作用是不言而喻的。从番禺缘海而进的第一站就是今阳江转运港。《元和郡县图志》岭南条载:“是州(恩州,州在今阳江)滨海……凡自州至勤、春、高、潘,路所必经。海滨旧置传舍,人惮波涛,因辟新路传舍,惟徒步出使与递符牒者经过耳。然因当五州要路,颇有广陵、会稽贾人船循海东南而至者,故吴越所产之货物不乏于斯。”第二站是徐闻古港——雷州湾双溪港,第三站是合浦古港——南流江出海口的三汊港。这样,番禺——恩州——徐闻——合浦四港缘海而进,距离大体相等,利于淡水、粮食等补给和杂缯等商品的装卸。

    番禺到徐闻古港(雷州湾双溪港)也是汉军平南越夺取番禺后向西南进军的路线。汉军的主力是东线的路博德和杨仆的楼船水师,西线的汉军是由降将严和甲率领的罪人等杂牌军,攻临番禺缘海而进雷州湾,控制了雷州半岛,在此设置了合浦郡徐闻县。雷州湾双溪港与处于百川入海交汇口的番禺港相似;并且在雷州半岛这弹丸之地也只有此一要冲,是利用水陆交通、河海相汇,西控交趾,南控琼儋的战略要地。由于原来就是个民间对外贸易的港口,汉军平南越后,就辟为朝廷主管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

    总之,前海康县治,今雷州市雷州湾双溪港以其独特地理区位和建港条件,发挥出地理区位优势,成为汉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古雷州湾双溪港之所以为汉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之一是大自然和历史的天赐良缘。

    参考文献:

①宋锐:(擎雷集》(M),广东海康:县文联,雷州市图书馆藏。

②宋锐:《汉徐闻县址考》[C],李建生、陈代光。南海“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雷州城,北京:海洋出版社。

③《湛江市地名志》编篡委员会:《湛江市地名志》(M),广州:广东省地图出版社,1989。

④李麟佑:《雷州一段古丝绸之路》[J],湛江文史(24),2005。

⑤李龙:《双溪炮台》[J],雷州文史(26),2006。

⑥蔡叶青:《雷州港古港——汉徐闻港的位置初探》,李建生、陈代光:南海“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雷州城,北京:海洋出版社,1995。

(作者单位:湛江师范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