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古迹

您现在的位置:湛江市政协> 文史资料>> 文物古迹>>正文

文物保护单位东晋宰相谢安母亲墓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20日    作者: 来源:    阅读:     

许和达 谢广

 

    2006年9月9日,河南省社会科学院一级教授任崇岳来我市考察位于麻章区太平镇白鸽山的东晋吏部尚书谢安母亲庄太君之墓。此墓是一处林泉优美之地,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涓涓小溪迸珠溅玉,汇流成河,然后奔腾入海。山不甚高,烟岚雨壑,松密竹茂,松涛阵阵,幽篁挹翠,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现在已列为“湛江市人民政府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座红色长方形石棺墓,如果稍加整修,是一个优美的旅游景点。谢安母亲庄太君就长眠於此。此墓距今已近1600年,具有重大的文物价值。

    庄太君墓铭刻着三行繁体字:第一行是:“元嘉甲申岁九月”7字;第二行是:“曾祖妣庄太君”6字;第三行是:“丙午日癸巳时”6字;元嘉是南朝宋文帝刘义隆的年号。甲申年为元嘉二十一年,即公元444年,这座石棺墓距今已1563年,虽然岁月沧桑,风雨剥蚀,字迹仍然清晰可辨。庄太君墓的左右两侧是她的曾孙谢琨夫妇的石棺墓,也葬于元嘉甲申年九月。三墓呈品字形,石棺上刻有花纹,年代如此久远的石棺墓,在国内也很罕见。

    谢安是晋代陈邵阳夏(今河南省太康县)人,死后葬于建康(今南京市)城南梅岭。南朝陈文帝次子叔陵掘谢安墓葬其母,谢安的裔孙将其骸骨迁至今浙江省长兴县三鸦岗。谢安的母亲为何迁来山水迢迢的岭南?又为何至今才被发现?实在令人深思。

谢姓埋葬于建康石子罡

谢安的曾祖父叫谢缵,三国时任魏国的典农中朗将,死后葬于陈郡阳夏吉迁里(今河南省太康县老冢镇谢家堂村),至今坟茔英碑碣犹在。谢缵之子谢衡在西晋任过国子祭酒,是饱读诗书的大儒。永嘉五年(公元311年),“永嘉之乱”发生,这年六月,北方的少数民族刘曜、石勒等率兵围攻洛阳,晋怀帝被掳,后被杀死。刘曜等焚烧宫庙,逼辱后妃,百官士庶死有3万余人,洛阳到处颓垣断壁,一片瓦砾,谢衡的家乡阳夏也成了屠杀的战场。中原板荡,民不聊生,大批士族南迁避难,谢衡全家也跋山涉水,由陈郡阳夏来到了始宁(今浙江上虞)东山,以作求田问舍之计,从此,这支谢姓在江南瓜绵椒衍,成为望族,谢衡有两个儿子,谢鲲、谢裒。谢裒有6个儿子:奕、据、安、万、石、铁。谢据有3个儿子:方、朗、允。埋葬在庄太君墓侧,谢琨是方之子。从辈分上说,庄太君是他的曾祖母。他的祖父谢据与谢安是一母同胞,谢据是谢安的兄长,谢琨是谢安的亲侄。

    谢姓在东晋南朝有一段荣辱兴衰的历史。由于谢氏进入江南之初社会地位还不高,尽管谢琨、谢裒兄弟均已做官,谢琨官至章太守、镇西将军。谢裒官至吏部尚书,但他们在朝廷上地位并不牢固,得不到王 等旧士族的尊重,他们不以谢氏为世家。曾任吏部尚书谢裒向地位显赫的世家大族诸葛恢为儿子谢石求婚,结果被诸葛恢拒绝。诸葛恢死后,诸葛势力衰落,谢氏地位逐渐兴起,为朝廷所倚重,谢裒之子谢石才得娶诸葛恢小女为妻。即使埋葬地也有规定,当时实行族葬,即某一大家族都有自己的葬区,如王氏家族墓在南京象山,颜氏家族墓在南京老虎山等等。而谢氏家族却没有墓区,只能分散埋葬在其他世家大族墓的葬区内。

    石子罡是三国时期吴国的乱葬之所,冢墓相连,难以识别,稍有身份的人便不葬于此。谢锟埋葬在这里,说明谢氏当时还不具备择地而葬的条件,只好假葬于此。假葬即暂时安葬,一旦有机会,便会改葬他处。

    除了谢鲲墓外,已知谢裒、谢安的墓地都在建康梅岭石子罡。谢安是东晋安邦定国的宰相,因功高震主,遭到晋孝武帝与会稽王司马道子的排挤,悒郁而终,也葬在石子罡。这表明直至此时谢氏还没有自己的单独墓地,与王氏、颜氏等家族不能同日而语。既然谢裒、谢安父子都埋葬在建康梅岭石子罡,谢安母亲庄太君窀穸于建康,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谢琨定居雷州半岛

    把庄太君墓从建康梅岭石子罡迁往湛江市麻章区太平镇白鸽山的是她的曾孙谢琨。那么,谢琨又是何许人也?虽然《晋书》未为他立传,《世说新语》等笔记小说亦不载其事迹,但《谢氏家谱》及清代重修的谢琨墓碑,却大致勾勒出了他的生平。遗憾的是,辈分记载错误严重,雍正、乾隆年间携刻的《重修琨公墓碑》均称庄太君是其祖母,许多族谱也跟着讹误,甚至有说庄太君是谢琨母亲者。只有1994年谢德华先生主持纂修的《谢氏族谱》才正确地称庄太君是谢琨的曾祖母。

    东晋哀帝兴宁三年(365年),谢琨出生于金陵(即建康,今江苏南京市)乌衣巷,他青年时风神秀彻,才华横溢,倚马走笔,文思泉涌,常与族中谢灵运、谢瞻、谢晦等以文相会,诗词赓和,时人称为“乌衣之游”。成人后仿效“二十而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窥九嶷,浮于沅湘”的司马迁,进入福建游历,见这里水甘土肥,景色秀丽,便卜居于莆田县井头村。元熙元年(419年)司马德文登基,是为恭帝,他知道谢琨才富学赡,便任命他为粤东学政,掌管一方教化。凑巧的是,谢琨的高祖父谢衡当过国子祭酒,隔了四代,谢琨也掌管地方学校,这可算是谢氏历史上一件盛事。《晋书·职官志》载,晋代中央设国子学,由国子祭酒、博士、助教等人掌管,地方则设学官掌管教育,也称学政。当时的雷州半岛还是瘴疠蛮荒之乡,这里居住的多为少数民族,“人性凶悍,果于战斗,便山习水,不闲平地。四时暄暖,无霜无雪,人皆倮露徒跣,以黑色为美,贵女贱男,同姓为婚”《晋书·南蛮传》。由于这里地处边陲,习俗迥异,士人视岭南为畏途,不愿在这里居官,而谢琨却无怨无悔,欣然登程。他所至之处,兴痒序,葺州学,到处书声琅琅,弦歌不辍,即提高了少数民族的文化水平,又促进了民族融合。同时他又改革陋习,推广中原先进的农业技术。说谢琨是东晋王朝在岭南的擎天一柱,是传播中原先进文化、开发雷州半岛的功臣,并非溢美之词!

谢安母亲骨殖由建康梅岭迁往湛江

    世代箕裘、一门阀阅的谢氏家族竟然没有属于自己的墓地,成了谢氏裔孙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谢琨致仕后,与烟波钓徒为伍,有徜徉山水之乐,无衣食困扰之忧,自然想起了迁葬先人骸骨的事。当时他的祖父、父亲因未曾入仕,又享年不永,他们的骸骨埋葬在何处,已难寻觅,便迁葬了曾祖母庄太君的墓,至于为何未把曾祖父谢裒的骸骨一起迁葬,便不得而知了。也许是坟茔已被人破坏,也许是根本就未找到墓在何处。棺木运抵交州古合后,谢琨大概曾叮嘱儿子:等自己撤手尘寰后,与曾祖母一起安葬,因此才有了后来3口石棺同一天安放的事。

    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一年,80岁的耄耋老人谢琨一病不起,乘鹤西去,他的儿子天锡遵嘱,将谢琨及其夫人陈氏同葬在庄太君墓左右两侧。

(作者单位:分别为湛江市广播电视台广播中心、雷州市北和糖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