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春秋

您现在的位置:湛江市政协> 文史资料>> 人物春秋>>正文

警卫孙中山大元帅府的上校军官陈式垣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8日    作者:挺杰 来源:遂溪县政协    阅读:     

在遂溪县的东南部,有一座青翠巍峨的笔架岭,在这座岭上长眠着一位爱国军人,他,就是警卫孙中山大元帅府的上校军官陈式垣。

陈式垣,是遂溪县附城区后坑村人,1891年出生,字光乔,号继东。他在八岁时,正值黄略、平石一带人民奋起抵抗法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时期。他的家乡距离黄略不远,他经常听到村中父老讲述黄略一带人民英勇抗法斗争的故事和法国鬼子侵略的暴行,使他从小就树立了热爱祖国、抵抗外来侵略的思想。辛亥革命以后,他对孙中山先生十分敬仰。当时,他目睹法帝国主义在广州湾一带横行霸道,便决心在长大以后要像其他爱国军人一样,驱逐洋人出境,挽救祖国。于是,他离开家乡,赴广州投考陆军学校。他一投考,就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毕业以后,他被选送到湖北陆军速成中学继续学习,以后,他又考入河北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一九一八年,他在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以后,被分配到边防军当见习军官,后任排长,参加过直皖军阀的战争。一九一九年,他看到所在部队的军阀投靠帝国主义,互相争权夺利,祸国殃民,便毅然辞职还乡。不久,他与邹瑞德女士结婚(邹如今仍健在,现年八十六岁,住在遂城环城路4号,由遂溪县人民政府赡养)。婚后第三天,他接到粤军的电报,要他速赴穗入伍。众乡亲及其家人知道这消息后,苦苦要求他多住几天。他的刚结婚的妻子,更是依依不舍,不忍分离。在这种情况下,他只好在家多住几天。蜜月未满,他便离开了家庭,赶赴广州。他到广州后,被分配在粤军第一步兵师第二旅第四团当连长(师长是邓铿,团长是陈铭枢)。一九二零年,他参加驱逐桂系军阀岑春煊、陆荣廷的斗争,拥护孙中山回粤任非常大总统,后驻在四标营,担负警卫孙中山大元帅府的光荣职责。

陈式垣不仅是一个出色的军人,而且还是个好学的武官。他平时喜欢阅读《孙中山著述》《朱执信、林修梅遗著》以及《新青年》 《向导周刊》 《东方杂志》等进步书刊。由于这样,他的思想有了很大的飞跃。他不同于一般军官生活奢侈、喜欢骂人,他是一个生活非常俭朴,严于律己,善于团结同僚,关心和爱护部属的军官。

一九二二年初夏,孙中山先生发兵取道江西,准备北伐。陈式垣奉命参与攻克赣州战役,立了战功,被升任为第一师第四团第二营营长。六月十六日,陈炯明被英帝国主义和直系军阀曹锟、吴佩孚收买,举兵叛变,炮击总统府。孙中山脱险逃往上海。其时,第一师上层分子发生了分化,而陈式垣却立场坚定,坚决拥护孙中山,反对陈炯明。

一九二三年春,孙中山策动滇桂联军和粤军第一师,分东西南北四路,直指广州,讨伐陈炯明。陈式垣从封开出发,沿西江东进,配合各路夹击,打败了陈炯明叛军。一月十六日,克复广州,孙中山重返大元帅府,继续领导国民革命工作。在克复广州以后,一些野心家企图分裂粤军第一师,将第四团带走,以削弱大元帅府的警卫力量。陈式垣得悉,便与一些爱国军官坚决反对,制止这些野心家企图分裂第四团的阴谋,保存了第一师的建制和团结精神,受到孙中山的嘉奖。

“江防事变”以后,粤军第一师为避免与桂军、滇军冲突,调驻四邑,进行整训补充。这时,陈式垣转任第三团(团长邓演达)第二营营长。接着,他参加了江门战役,获得全胜,旋即率部往高明县驻扎。

这时,广西靖国军沈鸿英率部来粤参加讨伐陈炯明。驱逐陈逆后,沈鸿英却割据了西江、北江两个地区,横征暴敛,目无大元帅府,不服从孙中山领导。四月十五日,沈鸿英竟在新街宣布接受北洋军阀的任命,举兵叛变。孙中山得悉,即下令陈式垣所在的第一师奔赴清远,协同友军进攻粤北的沈部叛军。不久,陈式垣又奉命转回围攻盘踞在肇庆城的沈部黄振师两个旅。陈式垣的二营担任主攻。他率部先攻北门,后攻东门,经十昼夜的浴血奋战,终于将东门攻破,与蔡廷锴同时率部进入城中,把敌人全部歼灭。接着,他又肃清了各县残敌,使肇庆全境置于国民政府的领导之下。肇庆之役结束后,陈式垣所在的第三团又奉命调驻广州,担任拱卫大元帅府,并进行整训补充。其时,陈式垣多次派人到雷州半岛,招募了一百多名新兵补充部队。

七月上旬,盘踞在梧州的沈部冯葆初旅又蠢蠢欲动,陈式垣所在的第三团奉命前往征讨。经过将近二十天的战斗,才把冯旅击溃。

八月下旬,陈逆叛军从惠州经广九线西移,向增城进攻,陈式垣部奉命前往增援增城守军。他率部到博罗县时与敌遭遇,奋战了十昼夜,后得友军支援,才大破敌兵,继而乘胜追击,渡过东江,配合友军,再次围攻困守惠州之敌。

十月中旬,潮梅方面的陈逆叛军得到北洋军阀吴佩孚的支持,分兵两路,大举向广州进犯,企图重新占领广州。大元帅府获悉后,即调陈式垣所在的粤军第一师从观音阁、杨村至柏塘一带设防。当月下旬,陈逆叛军林虎部果然来犯。其时陈式垣部扼守要冲,敌人分三路猛烈进攻,战斗十分激烈。陈式垣坚守阵地,寸土不让,英勇抗击敌人。翌晨,友军来援,把敌军击退。但此役陈式垣部的官兵却伤亡不少,陈式垣也负了重伤。

陈式垣受伤后,被护送回广州中法韬美医院抢救,但因伤势过重,流血太多,抢救无效,抵穗不久就不幸逝世了。当时,他年仅三十二岁。

陈式垣逝世后,在前方英勇杀敌的将士得知此消息,不胜悲痛。邓演达团长说: “继东兄聪明好学,喜欢阅读新社会科学,关心国家大事,矢志为实现孙中山的国民革命事业而奋斗。他的牺牲是我军我党的重大损失。”孙中山也深感悲痛,他为了表彰陈式垣的功绩,特追授陈式垣为上校,并亲笔题写:“为革命战争阵亡上校陈式垣之墓”几个字,命人镌刻于石碑上,竖于陈式垣墓前,以垂久远。此外,他还发给陈式垣家属的抚恤金二千元。陈式垣的遗体一开始拟安葬于广州烈士墓地,后根据陈式垣亲人的要求,孙中山便派要员把陈式垣的灵柩护送回乡安葬,并亲自嘱咐,一定要选择风景秀丽的名山安葬,以后还多次去函安慰式垣遗孀邹瑞德。式垣灵柩运回家乡后,初因墓地一时难于确定,暂建基层将其灵柩厝于本村(后坑)后背岭。暂厝后,于一九二五年冬,孙屮山先生的部属李济琛、陈济棠、余汉谋等人到南路,曾率部前往祭奠,再次发给其家属抚恤金二千元。至一九三一年七月,才选定笔架岭这个风光秀丽的地方正式安葬陈式垣的忠骨。一九七九年,遂溪县人民政府拨款重修此坟。1983年,经国务院批准,正式追认陈式垣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