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湛江市政协> 新闻动态>> 工作动态>>正文

《湛江通史》诞生记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7日    作者: 来源:湛江新闻网    阅读:     

  

  全书三卷,143.8万多字,110多人先后参与撰写修改审核,耗时4年多——9月16日,《湛江通史》首发式在湛江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湛江本土历史文化研究迎来了里程碑的一刻。

  《湛江通史》是湛江地区历史上第一部完全意义上的通史研究巨作,上溯远古,下迄2020年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之际,全面展示了湛江地区缘起演变和先民肇始以来绵延不断的文明传承,内容涵盖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教育,乃至地理气候、海洋贸易、行业物产、饮食习俗、建筑民居、宗教信仰、风土人情、民间艺术、民俗风貌等方方面面,给大家呈现出一个历史的湛江、变化的湛江、发展的湛江。“《湛江通史》是全省地级市中第一部真正贯通古今的史书,起到开先河、树样板的作用。”广东省人民政府原参事、中山大学教授司徒尚纪说。

  《湛江通史》的面世,既是湛江精神文明建设的一大成果,又是继承和发扬本土优秀文化迈出的重要一步。整套书系统完整地厘清湛江历史发展的脉络,对于推动湛江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推进大文旅开发将增添不少助力。



2020年4月28日,《湛江通史》征求意见汇总工作会议召开。
 

  缘起初心使命 修史资政育人

 “历史是一面镜子,鉴古知今,学史明智。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是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史的一个优良传统。”

     湛江地处中国大陆最南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从8000年前遂溪县江洪镇鲤鱼墩人揭开湛江历史帷幕,到公元前111年汉置合浦郡徐闻县;从汉代徐闻港扬帆海上丝绸之路,到宋代“雷州窑”畅销海内外;从雷州得名之始,到湛江立名至今;从中原文明的流入传播,到本土文化的生发繁茂;从历代南下贬官谪士的文明教化,到本土名贤俊杰的人才辈出;从遂溪抗法斗争的壮怀激烈,到南路革命点燃星星之火;从支援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到军民齐心建造港口、筑库开河;从列入全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到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建设省域副中心城市、打造现代化沿海经济带重要发展极……这一幅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述说着湛江历史底蕴之厚重。但长期以来,湛江却缺少一部记述本土历史的通史类著作。编撰湛江通史,是湛江各界人士的多年夙愿。

     为填补这一“空白”,2017年1月底,新当选的十三届湛江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许顺,提议编撰一部湛江通史。“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提议得到了热烈响应。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市政协正式启动《湛江通史》组织编撰工作,该项目也被列为湛江市重点社科项目。

     编撰《湛江通史》,既是历史文化的传承,又是资政育人的需要。市政协将其列入重点工作,细化目标任务,落实责任到人。从着手启动编撰、初稿形成、征求意见、修改校对到最终定稿出版,许顺自始至终决策部署、组织编撰和定调修改,先后主持召开了5次征求意见会议和19次集中讨论改稿会议,并潜心用3个月时间对全书进行审阅修改、严格把关。市政协副主席黄杰认真组织落实和审阅修改。市政协秘书长曹栋积极协调推进。市政协文史委主任陈鸣积极协调文稿修改、负责具体工作落实。

     由于专家学者、编撰人员众多,协调工作难度不小。尤其是2020年4月《湛江通史》初稿出炉后,为确保通史按计划顺利出版,编委会利用“五一”假期、国庆中秋“双节”假期、周末等节假日时间,组织省市专家学者、编撰人员“挤”出时间集中讨论修改。有时哪怕只能“挤”出半天时间,也要一起商讨几个关键问题、改好几个重要章节。如《湛江通史》上卷“汉代海上丝绸之路与徐闻港”一节,就反复讨论、精心修改不下20次。



2021年1月13日,《湛江通史》征求意见反馈第二次分析会现场。


     多方搜集史料 通史初稿出炉
  在湛江,编撰通史是一项前无古人的重大工程,没有经验可借鉴,只能一边干一边摸索,其难度可想而知。

     2017年4月18日,湛江市十三届政协第四次主席会议召开,专题研究《湛江通史》编撰工作。会议通过了《湛江通史》编撰工作方案,成立了《湛江通史》编委会。

     编委会聘请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一级作家洪三泰,广东省人民政府原参事、中山大学教授司徒尚纪,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东人民出版社原社长陈海烈等专家学者,撰写《〈湛江通史〉编撰要求与书写格式》,对《湛江通史》编撰工作跟踪指导和审改书稿。编委会下设四个编撰小组——

     第一组由广东海洋大学教授蔡平为组长(2018年后由湛江港务局原处长陈立新为组长),余石为副组长,陈志坚、洪三河为组员,主要负责编撰从上古到隋唐五代时期的湛江历史,并由岭南师范学院副教授李巧玲负责撰写《绪论》初稿;

     第二组由广东海洋大学教授任念文为组长,马宁、陈立新为副组长,廖勇、王佩弦为组员,主要负责编撰宋、元、明、清(1840年鸦片战争前)时期的湛江历史;

     第三组由岭南师范学院教授景东升为组长,广东海洋大学教授窦春芳和岭南师范学院教授于卫青为副组长,陈国威、魏珂、彭展、苗体君、吴子祺为组员,主要负责编撰1840年鸦片战争到民国时期的湛江历史;

     第四组由市委党史研究室原副调研员陈充为组长,柯锦湘、屈康慧为副组长,符铭、穆寿昌为组员,主要负责编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2020年的湛江历史,并由陈充、穆寿昌负责撰写大事记初稿。

     2017年8月10日,《湛江通史》编撰研讨工作会议召开,正式拉开了《湛江通史》编撰的序幕。会后,编委会组织省市专家学者和全体编撰人员,集中酝酿讨论,拟出全书编撰大纲,并认真按不同历史阶段对大纲进行细化。

    “摆在我们面前的最大难题,就是缺少史料。”湛江市博物馆原馆长陈志坚所在的第一组,负责上古到隋唐这段时期,正史中很少提及湛江地区,因此他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在搜集史料上。

     搜集史料,没有什么捷径,只能老老实实下苦工。据了解,通史里面展现了不少新的史料。这些新的东西都是由专家学者、编撰人员在查阅了大量史书、档案、资料,或者去做田野调查,实地探访后才获得的。其中不仅有考古报告、正史记载、文献档案、报刊杂志的资料,还有今古论著、家谱族史、国外考察家笔记记录等,为通史的编撰提供了扎实的史料支撑。

    “每个组员找到的新资料,必须经过全体组员充分讨论,达成共识,才决定取舍。”陈志坚说。《湛江通史》序中写道:“8000年前遂溪县江洪镇鲤鱼墩人揭开湛江历史帷幕。”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就经过了编撰小组多番斟酌讨论,最终决定大胆采纳最新的权威考古论证,改写了此前关于湛江最早人类活动的记载。

     经过两年多时间的爬梳史料、分析研究、专心编撰,《湛江通史》初稿于2020年4月初形成。



2021年7月21日,《湛江通史》编辑出版工作会议现场。


     潜心磨砺精品 编校精益求精
 《湛江通史》是全体湛江人的通史。2020年4月中旬,编委会将初稿发给社会各界人士,广泛征求意见。其后收到的许多“直白”意见,让编委会意识到:决不能辜负广大市民群众对《湛江通史》的期待,必须把这部通史打造成精品,而要出精品,初稿就必须用心打磨。

    “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坚持高要求、高标准、高质量,成了编撰人员的共识。2020年4月28日,《湛江通史》征求意见稿第一次汇总意见工作会议召开。会后,各编撰小组吸纳各方意见和建议,认真进行修改。5月至7月中旬这短短两个多月时间,编委会就多次组织省市专家学者、编撰人员集中讨论修改,并重新调整了人员分工:李巧玲负责修改通史绪论和上古到隋唐五代时期的内容,任念文负责修改通史宋、元、明、清(1840年鸦片战争前)时期的内容,景东升负责修改通史1840年鸦片战争到民国时期的内容,窦春芳负责修改通史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2020年的内容。在反复征求省市专家学者和有关单位意见的基础上,编撰小组又进行了三轮修改。同时,市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张鼎智负责撰写进入新时代湛江的大部分内容;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李振龙负责重写大事记。其间,叶树德、林彬、苏振华、沈荣嵩、赖炳琨、黄高飞、许中儒等热心人士给通史提供了不少新资料。

     为进一步提高书稿质量,从2020年7月下旬开始,编委会又组织湛江日报社总编辑黄康生、副总编辑崔财鑫,以及日报要闻部主任梁华、日报专刊部主任郑时雨、晚报新闻部副主任何杰、日报要闻部副主任龙飞腾等6人组成修改小组,负责把好通史的政治关、文字关、史实关,增强通史可读性。其中,梁华、龙飞腾负责修改上古到隋唐五代时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2020年的内容,郑时雨负责修改宋、元、明、清(1840年鸦片战争前)时期的内容,何杰负责修改1840年鸦片战争到民国时期的内容。每章每节每段落、一字一句一标点,修改小组按照编委会的修改要求,先后对通史初稿进行多次讨论、征求意见和修改,“不放过一个细节”,字斟句酌、反复推敲。

     从2017年4月18日《湛江通史》编委会成立,到2021年9月16日《湛江通史》首发面世,4年多的时间,是潜心磨砺出精品的过程,也是集思广益博采众长的过程。《湛江通史》编撰工作启动以来,戚兆蓓、邱珉、杨康强、沈钧杏、彭惠洪、陈志坚等始终参与编校修改书稿工作,叶其俊、叶树德、陈琳彬、戚照、林春梅、郭伟民、蔡绵进、谭启滔、钟大生等参与了书稿校改工作。此外,编委会还请王晓敏、李泽强、陈观子、孔祥敏、李素亭、黄锦荣、吴常、黄晓娟、张升卫、杨湛洪、黄美华、冯少妃、龙坤秀、李琴、符春盈等15名中学高级语文教师参与书稿后期的文字校对工作。

     143.8万多字里,凝聚了各方智慧与辛勤汗水。专家学者、编撰人员用自己的“辛苦指数”,换来了通史的“悦读指数”、读者的“幸福指数”。“《湛江通史》令人惊喜,读着读着,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老湛江”张先生竖起了大拇指“点赞”。

     汲取智慧力量 激励学史力行
 “编撰这部通史,我们仿佛踏上了时空的穿梭机,畅享了一次盛况空前的精神大餐!”湛江日报社总编辑黄康生说,湛江已进入全面振兴的历史时期,需要有“通古今而计之”之策不断从湛江几千年发展历程中汲取力量,增长智慧。《湛江通史》的出版,正当其时。 只有以深邃的历史之思,方能洞悉时代前进之路。通史序中写道:编撰《湛江通史》,旨在激励湛江人民继往开来,迸发出更加强烈的历史自豪感、民族自豪感、家园自豪感。《湛江通史》的面世,必将进一步增强湛江人民“知我湛江,爱我湛江,建我湛江”意识,激发广大干部群众共创湛江美好明天的豪情,也有利于外界更全面、更深刻地了解湛江、认识湛江、喜爱湛江。“我相信每个湛江人都很关心湛江的历史,都想对这片熟悉的土地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这套书不仅满足了我们的求知欲,还进一步深化了对自己‘湛江人’身份的认同。”市民关先生说。

    “学史力行是党史学习教育的落脚点。”编撰通史、研读历史,知我湛江、爱我湛江,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建我湛江”之上。7月31日,中共湛江市委十一届十三次全会召开,市委书记刘红兵主持会议并作报告。会议提出“坚持以工业化、生态化、数字化融合发展理念引领湛江发展”,在加快大园区建设、推进大文旅开发、深化大数据应用中塑造后发崛起新优势,推动湛江高质量发展、跨越式发展。《湛江通史》的面世,必定能更加坚定湛江市民扛起历史使命、加快振兴发展的信心决心!

     声音
 

 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一级作家洪三泰:《湛江通史》承载了湛江人的精神

    一个地方修通史,动辄十年八年。《湛江通史》比外地有的城市启动得晚,但收官得早,仅用了4年多时间,而且质量很高。这有赖于湛江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特别是湛江市政协主席许顺抓得很紧。在他的领导下,编撰工作时间安排得非常紧密,文史专家与地方教授齐心协力,下决心要办好这件事。

    我有幸参与编撰工作,也欣喜看到,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部《湛江通史》,是在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指导下的成果,体现了正确的历史观。我们尊重史实,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站在中华民族利益的角度上来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准确定位,反复研究、反复讨论、反复修改,精益求精。例如,像农民运动领袖黄学增这样的重要历史人物,我们给予了一定的篇幅,让正能量得到弘扬。

    湛江是我深爱的故乡,我非常喜欢阅读、研习湛江的历史。从历史中,我看到我们苦难的过去,看到我们自力更生、坚强奋斗的历程,看到改革开放后飞速发展的面貌,并且为之感到骄傲。与已有的其他史书或志书相比,《湛江通史》重在“通”字,展现了湛江历史的综合面,纵面、横面都有,可纵观全局。它不仅是一部查阅历史的工具书,其意义在于承载了历代湛江人积极向上的精神。比如,读到西汉时期伏波将军来到这里平息叛乱,维护疆土统一,比如读到近代抗法斗争,我们看到湛江先辈对侵略者的愤恨、对保家卫国的决心,我们会倍感振奋。这就是历代湛江人传承下来的爱国主义精神。我们总结和铭记历史,是为了将祖祖辈辈的这些精神财富发扬光大。

    《湛江通史》是湛江的一张新名片。这张名片在短期内面世,但它的价值是长远的、是无价的。

广东省人民政府原参事、中山大学教授司徒尚纪:让湛江人挺起脊梁当岭南四大民系之一

    湛江地处中国大陆最南端,在区位上很重要,自然资源很丰富,祖祖辈辈湛江人民在这里创造了很多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在史书上却缺乏应有的表述。早在2000多年前,《汉书·地理志》就有记载,合浦郡徐闻县与东南亚、南亚各国开辟航线,进行商贸往来。但是后来的史书著作没有继续挖掘,造成湛江在历史上一直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我们有必要通过编撰《湛江通史》这个工程,挖掘、弘扬湛江历史遗产,让湛江的历史有一席之地,让历史文化资源更好地为现实服务。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湛江通史》的深度和广度都超越关于湛江历史文化的已有著作,实用性很强,可以指导很多工作。但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对于湛江人来讲,它是一个认识自我、展现自我的强有力的工具。

    对一个地方的地情、历史都不熟悉,就谈不上热爱这个地方。当地干部、学生、知识青年要热爱家乡、建设家乡,必须对家乡的历史有所了解。别人说湛江是文化沙漠、湛江的历史很苍白,我们就可以从《湛江通史》中找到很丰满的例子去回应,这就是我们历史自豪感、地域认同感的来源。

    雷州民系如今跻身岭南四大民系之一,我们要表达雷州民系是一支独立的民系,就必须有独立的文化、有自己的历史。《湛江通史》可以全方位、多层次、多角度展现湛江的历史,增强湛江人的族群认同、地域认同、文化认同,为湛江人挺起脊梁,成为名副其实的岭南四大民系之一提供了有力的武器。因此,我觉得湛江人,首先应该阅读好、理解好、使用好这部史书。

广东人民出版社总编辑钟永宁:《湛江通史》体现了湛江人的文化情怀和担当

  《湛江通史》在体例上有自己的独特之处。首先,它具有通史体例的严谨性。其次,它经过广泛收集资料,对湛江历史文化研究的阶段性成果全面梳理、吸收,学术价值、资料价值很高。再者,在讲解地方历史文化方面比较通俗,可读性很强。作为地方通史的著作,《湛江通史》具有开创性,值得其他地方学习借鉴。

  编撰通史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湛江经济实力比不上珠三角,编撰通史难度很大。《湛江通史》能顺利面世,十分不简单,体现了湛江市高度重视地方文化建设,体现了湛江市领导的气魄,也体现了湛江文化人的担当。如果说没有文化情怀,没有对地方文化的热爱之情,不可能调动这么多人力物力将这件事办成。在现阶段湛江的实际条件下,《湛江通史》的编撰应该是达到了应有的水平。

  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是党的十九大报告为文化建设事业指明的方向。要推动湛江优秀的历史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使之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我认为在《湛江通史》里能找到很多启示。